燕子

[利艾]妄想性STK

Syou.:

※背景为现代架空,轻松日常向


※艾伦普通学生、利威尔妄想STK设定


※已经到了即使练笔也写不好的枯竭时期orz


※内含各种各样的OOC,请一定要慎重阅读


 


#01


 


正值冬末,雪几乎消了,天气也已经暖和许多。


利威尔穿的是一套针织衫,戴着副普通的银丝边眼镜,手里举着本小说,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脚步不疾不徐地跟在几名附近中学的学生后面。


到了拐角,其中一名棕发的少年和另外几人道别,独自一人拐进另一条小道。


见少年离开自己的视线,利威尔猛地追了几步,在拐角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发现少年还是笔直地往前走,这才迈着轻到听不见的步伐继续跟了上去。


两人的距离是十五米,利威尔举着书,眼睛一直都盯着少年看起来有些单薄的背影。


 


越看越觉得难以移开视线,利威尔开始想象如果这时候下一场不大的春雨,淋湿少年那单薄的白色制服,那么布料就会变得透明,以一种潮湿的触感附着在他的肌肤上。


这个时候站在后面的利威尔就可以看到他皮肤的颜色,尤其当衣服紧紧裹住身体,无论是漂亮的肩胛骨,优雅的腰线,甚至是没入裤腰间的景色都可以带着一种朦胧的美感进入自己的视线。


如果少年转过来,那就更加完美了。毛茸茸的棕色短发淋湿了之后一定会服服帖帖的,发梢俏皮地贴在脸颊上,还有格外爽心悦目的绿眼睛,尤其要搭配上苦恼和烦躁的表情,扯一下衣服想解除那黏腻的触感,结果反而使得衣物贴的皮肤更紧。


没错,还有水滴,那是在妄想中绝对不能少的,上天赐予的极具杀伤力的小道具。水滴会从少年被淋得冰凉甚至些发白的脸上开始下流,滴滴滚落汇成水流,顺次划过从下颌到隐入胸口的绝对领域。


并且那是雨水,带着普通的水所没有的的诱人味道,是源于大自然的一种强大吸引力。它们早就爬过了少年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将他灼热的身体浇的冰凉。


“利威尔先生,我被淋湿了。身上感觉又冷又黏,能帮我一下吗?”少年皱着眉毛,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向利威尔寻求帮助。


利威尔把毛巾盖在他头上帮他擦头发,接着用手指挑起少年的下颌。果然如同意料之中的冰凉,不过那触感柔软,让人欲罢不能。


“想要我怎么帮你?”利威尔的拇指摩挲几下少年同样冰凉的下唇,将自己的温度和味道染上去。


少年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接着是腰带,他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比想象中要结实很多。


“从洗澡开始吧。”这么说着,少年也帮利威尔解开领带,指尖一次次搔过男人的心口。


 


当然,这一切都是利威尔跟在少年身后,一路上的妄想。


不过仅仅是想着,心情就又开始澎湃起来。


直到少年到家,把利威尔连同他的妄想关在了门外。


 


少年的名字叫艾伦,今年十五岁,是附近中学毕业班的学生。


不过和其他为了升学考而放学都忙着去补习班的学生不同,艾伦每天的路线都很简单。学校,便利店,家。就连公园都去的很少,像是商业街的游乐设施更是去都不去。


利威尔对他知道的算是很清楚,毕竟已经跟了他三个多月。从去年冬天,艾伦还穿着制服外套的时候开始,利威尔就一直在把跟踪艾伦当做日常。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


利威尔是个自由职业者,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想做都能做好,最近一段时间在朋友的公司充当摄影师的角色。为了给最新的以制服为主题的画册取材,利威尔也去了艾伦所在的中学。


那一天利威尔一共见了艾伦三次,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感觉。


第一次是在学校二层的接待室寻找学生比较多的地点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在操场跑道上努力跑圈的艾伦。


一副看起来恶狠狠的卖力模样,似乎要把四肢都甩出去一样的跑步姿势,第一个到达终点之后有女同学给他递水和毛巾,艾伦却完全没理会,走到一旁把运动服掀起来擦干脸上的汗。


那时候利威尔对艾伦展开了第一次妄想,不过是那个臭着一张脸的小鬼被那个女生一脚踹飞的情景。


 


“喂,我已经到学校了,取材之后直接回家,明天再去公司。”利威尔在体育馆拍摄了一些运动中的少年少女,开始往专业教室走。


他用的手机是很老的款式,是老到现在许多年轻人都不认识的型号,功能只停留在打电话和发邮件。


“这一次制服企划完成之后,还有一个新的企划希望你跟。”电话那头埃尔文很平静地说道,“是关于男子高中生主题的,最近公司准备打入如梦幻般的女性市场。”


利威尔冷笑一声,“这种题材,只要找一些年轻的小鬼穿上高中制服,在镜头面前解开扣子或者拉开裤链不就可以了?”


“我们做的不是色情杂志,是百分之百还原生活真度的小清新写真集。”埃尔文重音了几个关键词,“没有兴趣吗?报酬会是制服企划的两倍,还不包括出版后的分红。”


“还真是够优厚。”利威尔挑眉,在笔直的走廊上缓步前进,他一边和电话那头的埃尔文说话,眼睛一边往左右两边扫来扫去,“不过,对于这种……”


视线扫到右边窗户外面的景象,利威尔表情惊讶地停住脚步,声音戛然而止。


“利威尔?”埃尔文轻声叫他。


当一个人的精神高度集中于某一事物上的时候,那么他会生理性的忽视从其他地方传来的声影信息。


现在的利威尔就是这样,他眼中只有艾伦。


窗户外面是学校的后身,一片小花圃,虽然是冬天但是还是有些花在绽放着。


不过眼前冬日中的阳光和色彩,却都不如利威尔眼中的世界。


有着一双漂亮绿眼睛的少年坐在花圃旁边,身上趴了五六只小猫,手前面还有几只。


“喂喂,你们不要抢,这里还有。”艾伦把猫粮倒在面前的小食盆里,几只小猫都把脑袋扎进去挤在一起吃,艾伦身上的几只也赶紧跳下去抢食,弄得他有些哭笑不得,“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这么爱吃?”


一直趴在艾伦肩膀上摇尾巴的小奶猫喵喵叫了两声,想下去一起吃猫粮却一个不稳滑了一跤,直接从艾伦胸口滚下去,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悲鸣。


艾伦手疾眼快地捞住小奶猫,一副担心的表情。他抱着小奶猫的动作有些笨拙,最后一只手捞住它的肚子,另一只手捧了一小把猫粮凑过来。


小奶猫感激地喵喵两声开始吃,舌头还经常舔到艾伦的手心。


“好痒……”艾伦笑了两声,手指动了动摸着小奶猫圆滚滚的肚子,表情温柔就像今天的阳光一般,“怎么样,好吃吗?”


小奶猫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看艾伦,一脸的讨好。艾伦笑着双手把它抱起来凑着面前,毛茸茸的触感弄得他有些痒痒的。


又是喵呜一声,小奶猫伸出舌头开始舔艾伦的鼻子。


“喂,好痒啊。”艾伦闭上一只眼强忍住笑意,小猫舌头上的倒刺摩擦的他皮肤阵阵疼痛,“……好疼。”


又和小猫们玩了一会儿,艾伦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人一直盯着自己。下意识抬起头看对面走廊,不过一个人都没有。


稍作疑惑,又恢复了一副正经严肃的表情,离开了小花圃。


走廊内利威尔正蹲下躲在墙壁后面,他手中的相机里面不自觉地已经捕捉了不少艾伦和小猫们玩耍的照片。


“喂,埃尔文,还在吗?”


“在,已经习惯你忽然不出声这件事了。”


利威尔盯着照片中少年的笑容,目不转睛,“你说的那个男子高中生的企划,是什么时候?”


“计划应该是四月份开始取材,怎么,刚才看到了好东西?”


“啊,让人不会后悔的。”利威尔抿起一抹笑容。


 


那一天,利威尔最后一次看到艾伦是在放学,也是他第一次开始跟踪艾伦的时候。


他一路跟着艾伦从学校到便利店,看他买了饮料和零食,在杂志架面前犹豫了良久,不太好意思地拿起一本又迅速放下,之后红着脸冲出去一路跑回家。


自那以后,利威尔就放不下这个孩子了。


 


#02


 


升学考试结束之后,从微寒的冬末到温暖的初春,学生们迎来了他们很漫长的一个假期。


不过不像其他学生那样出门旅行或者出去玩,艾伦选择了在离家最近的便利店打工。一周五个工作日,三天白班两天晚班,这也给了利威尔更多的时间去观察他。


就像这一天。


 


利威尔每次都会在便利店转很久,然后买很多东西,可以说一日三餐都是靠便利店度过的。除此之外还会买啤酒和饮料,以及一些零食。


“利威尔先生,又吃便利店吗?”艾伦微蹙着眉毛一副担心的表情,把食品挨个扫码,拿起啤酒的时候不由得操上了担心的口吻,“酒要少喝一点,对身体不好。”


现在这个时间正是没什么人的时候,利威尔很理所应当地靠在前台,面对着艾伦那令人颇为在意的表情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我这种没什么规律的生活,又是一个人住,便利店可是帮大忙了。”


“话不能这么说,就是一个人生活才要更注意,不然等年纪大了一定会吃不消的。”艾伦帮利威尔把东西都分开装好,拿起巧克力问,“这个要随身拿着吗?”


“那个是给你的。”利威尔笑着指了指艾伦的唇角,上面还有之前吃完没擦干净的巧克力,“小鬼都喜欢吃这种东西,不是吗?”


艾伦愣了一下,他急忙用手在嘴角蹭了蹭,之后把巧克力摆在唇前,面上带着因为害羞而升起的红晕。


利威尔拎过刚买的东西,有些不怀好意地问艾伦:“怎么,不好意思接受吗?”


艾伦的眼睛都不敢看利威尔,一直瞥着其他的地方,声音柔柔弱弱的,“妈妈说过……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这样啊,可是除了巧克力,我还有很多东西想要送给你。”利威尔故作一副很苦恼的样子,满意地欣赏艾伦纠结的表情,随即换上了循循善诱的语气,“我有个好提议,艾伦。”


在艾伦疑惑的表情下,利威尔拿过了他手中的巧克力,动作极优雅地剥开外包装。将香气四溢的巧克力送到艾伦唇边,边缘被少年的温度稍微融化。


“我记得以前你说过,很会做饭。”融化的巧克力涂抹在艾伦的唇瓣,甜蜜的味道丝丝渗入口中,“不如以后来照顾一下我的生活起居,当做是回礼了?”


艾伦不由得笑了,他握住利威尔的手,轻轻咬下一口已经软掉的巧克力,细细咀嚼。一边吃一边对利威尔说:“这样的话,我吃亏了吧?只是巧克力的话。”


利威尔挑眉,“当然不止是巧克力,还有许多……你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会给你。”


“那么……”艾伦身子前倾靠近男人,吐息中带着巧克力的香甜味道,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利威尔先生能先帮我把嘴唇上的巧克力弄掉吗?用我……想不到的方法。”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艾伦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笑容上,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纯真的魅惑感。


 


不过,这一切也就是利威尔的妄想罢了,且不说那种像是一夜情前奏的台词还不是艾伦可以说出口的年纪,那种奇怪变态的话语也绝对不是自己会说的类型。


唯一遗憾的就是即使如此,利威尔也会扭曲自己和对方的形象来进行妄想。


不得不说,即使是想象着绝对不可能发生在生活中的事件,只要套上自己和艾伦的模样就觉得一切都很带感。


然而,现实总是要残酷的多。


艾伦把利威尔买的食物一一扫码,看到啤酒的时候手上的动作明显停住。绿眼睛带着犹豫,来来回回看了利威尔好几眼。


“抱歉,”艾伦用生硬完全不热情的声音对利威尔说道,“未成年人不允许购买酒类。”


利威尔:“……”


见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反驳,艾伦直接就把那几罐啤酒往收银台下面收。


“喂,小鬼。”利威尔一巴掌拍在艾伦面前,强忍住要爆发的脾气,不过还是面色阴沉。他一字一句地说,“我的年龄当你父亲都够了。”


艾伦一副看见了神经病的表情。


“说这种谎话没什么必要吧,酒又不是必需品……”


“我才没有心思和你说谎。”利威尔掏出身份证,指着上面的年龄重重戳了几下,“看清楚。”


艾伦一副惊呆了的表情。


“十分抱歉。”艾伦把收起来的啤酒拿上来挨个扫码,和其他食物装在一起递给利威尔,眼神还是不停地打量。


利威尔注意到这一点,和艾伦的双眼对上,少年瞬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欢迎下次光临。”


看了看艾伦,利威尔从旁边的零食台里抽出两条巧克力。一个丝滑牛奶口味,一个是麦芽糖口味。


交钱之后,艾伦正要把巧克力装起来,就听见利威尔阻止他的动作,“这是给你的,留着吃吧。整天在这里看着也很无聊吧,小鬼。”


留下了一个难得的迷人笑容,利威尔大步离开,他现在都能想象拿着巧克力发呆的艾伦轻轻剥开包装咬下去的模样,自己的名字此时一定正浮现在少年的心口。


“请等一下!”艾伦叫着追了出来。


利威尔转头,没想到竟然能发展到这么好的地步。他冲停在自己面前摆摆手,“不用客气,这是……”


“不好意思,”艾伦把巧克力塞进利威尔抬起的手中,表情坚定并怀着歉意,“这不是我喜欢的口味。”


说罢,冲利威尔鞠了一躬,转身回到便利店。


利威尔站在原地呆了很久,将手中的巧克力怒砸到地上。


 


#03


 


进入到四月以来,天气渐渐转暖。走在街上看看其他人的穿着打扮,都单薄轻便了不少。


利威尔接下的男子高中生写真企划已经正式展开,他们取材的对象除了当前走红的男子高中模特、面临毕业的毕业班学生,再就是主打几名稚嫩的新生来以那种青涩的清新感满足一部分读者的心理欲求。


针对这一板块,利威尔心中的唯一人选就是艾伦。


只不过一方面是根据这几个月的跟踪他可以确定艾伦绝对不会答应这份工作,另一方面他出于私心不太希望让太多人看到艾伦的样子,所以取材进度一直很糟糕。


换上了春季高中制服的艾伦看起来的确比中学生的时候要成熟了不少,可能是因为体质偏热的原因,艾伦的外套和衬衫袖子总是都挽到手肘位置,露出优雅漂亮的小臂。


尤其那双手极其漂亮,在放学之后会把领带扯松,再解开领口的扣子,隐约露出同手一般好看的锁骨。从他走路的姿势就能看出,裤管下的双腿也是一样的修长匀称,前进时会露出令人移不开眼的间隙。


就连反手擦拭额头薄汗的时候也是,带着一种少年特有的感觉。清新爽朗,有着一种孩童般的纯真。但是又带着隐约的男人感觉,动作也好,行为也好,都渗透着一种成熟可靠的味道。


而这一切都直接导致利威尔的妄想程度越来越深。


 


放学之后,在车中等待的利威尔一眼就看到了艾伦。他走出来挥挥手,少年在看到他之后立马笑着跑了过来。


“抱歉,利威尔先生,让你久等了。”


“没有太久,你们放学很准时。”利威尔掐了一把艾伦的腰,替他打开车门,“好了,上车吧。”


上车之后,艾伦就发现了摆在车饰旁边的巧克力。都是铁罐装的巧克力豆,一款白巧克力提子,另外一款是45%的黑巧克力。


艾伦发出了惊讶的叫声。


利威尔对此只是淡淡一笑,双手继续打着方向盘,口气颇为得意,“是给你买的,现在就可以尝尝。怎么样,这次口味没错了吧?”


“嗯,没想到利威尔先生还记着。”艾伦拿起一罐,打开吃了两粒,之后将铁罐捧在怀中,“利威尔先生送给我的……就算吃完了我也会留起来。”


“不留着也没关系,想吃的话不管多少我都会买给你的。”


艾伦只是笑笑没有答话,取了一颗巧克力豆塞进利威尔的嘴里。


“不过真是没想到,你竟然喜欢黑巧克力。”唇齿间的味道微苦,几乎尝不出甜味的味道却意外地上瘾,“我家里还有别人送的黑巧,一会儿拍摄完让你带回去。”


“今天是去利威尔先生家拍摄吗?”艾伦歪着头想想,“如果是厨房,卧室和浴室我应该会不好意思。”


“卧室和浴室还能理解,厨房为什么会不好意思?”利威尔伸手敲了一下艾伦的脑袋,“你这小鬼的害羞点怎么这么奇怪?”


艾伦揉揉被打的位置,很正经认真地说:“因为说不定利威尔先生会让我裸身穿围裙什么的。”


利威尔手上一滑,车差点撞上路边的标识牌。


艾伦:“……”


顺势将车停在路边,利威尔捂着口鼻的位置冷静了一会儿,这才转头认真地看艾伦:“艾伦,下次不许开这种玩笑。”


艾伦:“……抱歉,利威尔先生……”


“我怕我真的忍不住这么做。”


“……”


“不过今天要拍你从放学到睡觉的照片……”利威尔靠近艾伦,用手勾住他的领带,送到唇边落下一吻,自始至终双眼都紧紧盯着艾伦,“洗澡的时候,衣服由我来帮你脱吧?”


艾伦盯着利威尔,看着那条领带觉得就像是自己被亲吻了一般。他凑过去,额头和利威尔的靠在一起。


压着嗓子,像是开玩笑一般地提议:“那么,利威尔先生要和我一起洗澡吗?”


面对这样的回击,利威尔的手无法控制地游走到艾伦的腰间,将他揽入怀中。


吐出温热的气息,咬着艾伦的耳朵轻声说道:“无论是脱衣服还是穿衣服,都是我才有的特权。”


 


利威尔在便利店里,一边捧着最新一期的主妇居家杂志,看着各种各样新款的睡衣和围裙,一边瞥着眼盯收银台的艾伦,展开了如上的妄想。


“蓝色也好,橙色也好,绿色也好……怎么都这么合适?”利威尔看来看去,觉得每一款围裙都特别适合艾伦。翻到下一页,看到了一条白色带小草莓图案的,“这款也不错,尤其是裸身的话……”


仅仅是想着就觉得鼻子有点热,利威尔把杂志放回架子。他挑选了一些生活用品,跟在人群后面排队。


这家便利店不大,优势是距离附近的几个住宅区都很近。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一般都只有一个店员当值。


艾伦上了高中以来,每天放学之后还是会来这里打工,有时候帮人换班会忙到夜里。


现在也是,艾伦一个人收款,这孤零零的身影让利威尔看着很是心疼。


 


“今天戴了眼镜啊,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一愣,抬头看艾伦发现他今天的笑容很明媚,是以前很少有的情况。


其实艾伦的唇形是很适合上扬的类型,只要稍稍的弧度就能显得比别人的笑容更加好看。不过艾伦却不太喜欢利用自己这得天独厚的一点,总是垂着嘴角一副严肃的表情。


“嗯,如果看东西的话会有戴眼镜的习惯。”利威尔扶了扶眼镜,觉得自己快被艾伦的笑容闪瞎,“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


“嗯?”艾伦继续扫码,笑着回答,“只要看见利威尔先生就会很开心。”


利威尔:“!”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天不在便利店看见利威尔先生就会觉得怪怪的。”艾伦把东西装好,声音轻缓。


他抬着头冲利威尔笑,“能在这家便利店打工,能够遇到利威尔先生,能够每天看见你,我就很开心了。”


在那个瞬间,利威尔脑中的景象忽然回到了第一次看见艾伦的时候。


从那一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从一开始被吸引而关注这个小鬼,到慢慢地了解他,偶尔和他说上话,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利威尔低下头,有些话正在脑海中一次次地闪过。他想要全部告诉艾伦。


“利威尔先生?”


“艾伦。”利威尔抬起头,隔着镜片的双眼坚定而温柔,“你听我说。”


 


“这一切都不是巧合,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就一直跟踪你。”


“从你还是中学生开始直到现在,每天我都是为了见你才来便利店的。”


“我会看着你做出各种各样的妄想,就连刚才我还在想你穿裸身围裙的样子。”


 


“这位客人请你结款之后立马离开,后面还有排队的顾客。如果还继续停在这里胡言乱语的话,我会报警的。”


艾伦铁青着一张脸斩钉截铁地说道。


利威尔傻眼了,他看看艾伦,再看看后面排队人的表情。


他清楚地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从艾伦主动跟他说话开始——这一切都是突发的妄想!


不过可怕的是,他最后说的那几句话并不是妄想,而是沉浸在妄想中不自觉地说出来的话。


利威尔推了推眼镜,拍下钱之后找零都顾不上要,立马拎起东西离开便利店。


出门的时候撞在了玻璃门上,已经是老古董的手机摔出来成了好几块,随手抄起来,利威尔悲伤地消失在艾伦的视线中。


 


#04


 


春末,已经有了夏天的气息。空气渐渐闷热起来,就连少有的风吹过来,都是磨的人烦躁的滚滚热浪。


利威尔穿着件单薄的黑色V领衫立在便利店外不远处,时不时地从打开的玻璃门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


夕阳西下,天边的色泽变得让人微醺。不过最为奇妙的是那色彩的变幻,明明近在眼前的是温暖的橙黄,但是到了远处却交织成一片泛着红的蓝紫。


伴着这样的美景,换了便服背着单肩背的艾伦从便利店走出来。


他出门之后望着天际愣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举了一会儿,收回来看,表情变得不太对。之后的几分钟一直都重复着这个动作,唯一变化的是越来越糟的表情。


利威尔看出来了,他在照相,只不过照不出让自己满意的。


放开脚步走过去,利威尔像是忘记之前在便利店中的尴尬,大方地向艾伦打起招呼:“要回家了?”


艾伦还维持着举着手机的姿势,看见利威尔的瞬间他的眉毛皱了皱,眼神也更为警惕。


“有什么事情吗,STK先生?”


利威尔:“……”


“如果你跟着我,我会报警的。”艾伦留下这句话,准备收起手机回家。


“喂,等一下。”利威尔说着的同时已经抢过了艾伦的手机,他一只手高高举起,另一只手抵在艾伦胸口的位置。


“你做什么?!”艾伦张牙舞爪地要去抢回自己的手机,但是男人的力道出乎意料的大,仅仅是被按住胸口就让他完全没有抵抗的力量。


利威尔什么都没说,对天空举着手机,按下了拍摄键。


“好了,还给你,别那么紧张。”利威尔把手机扔回给艾伦,同时撤回了限制他动作的手。


艾伦表情不太愉悦地打开手机看,却在看到利威尔照出的照片那一瞬间,眼睛都亮了起来。


那真的是一张太美的夕阳风景照,是他刚才试了数次都没能照出来的感觉。不仅原本的还原了大自然的美感,更是照出一种连他这个外行都能感觉到的强烈个人风格。


艾伦不敢相信地一次次和利威尔交换眼神。


“别露出那么没出息的崇敬表情。”利威尔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艾伦,“我是这家公司的摄影师,之前对你做了奇怪的事情是因为我们一直在进行一个关于男子高中生写真集的企划。”


利威尔把真话和假话混在一起,意外地还挺有说服力。尤其是他那口吻,完全让人听不出有什么不对。


“写真集?”艾伦将信将疑,仔细看着利威尔的名片,“这家公司……我知道。听说之前的一个制服写真还有去我们学校取材。”


“没错,那就是我,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回你中学找老师问问。”利威尔揉揉脖子,接着面目平淡的比了一个剪刀手,“用不用拍一张照片给他辨认?”


艾伦:“……”


“总之,我来找你是希望你不要继续误会下去。”利威尔取了一套资料递给艾伦,“这里面是关于这一次企划的资料,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你在看过之后,给我一个答复。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会停止对你的跟踪。”


艾伦:“……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同意,你就会一直整天跟着我?”


“关于这一点你可以完全放心。”利威尔抽出墨镜,戴上帽子口罩,“我会完美地变装,让你感觉不到有人在跟踪你。”


“有区别?”艾伦哭笑不得。


“总而言之,我不想放弃你。”利威尔拉下口罩,半摘墨镜盯着艾伦,无论哪一次看都是这么想的,“你身上有别人看不到的光,但是我希望你的光,能够照耀到别人。”


艾伦沉默,明显是陷入考虑之中。


“里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利威尔指指艾伦手中的资料,“一周的时间,无论是什么决定,都给我一个答复。”


见艾伦一声不吭,利威尔认为这已经是默认了。


他冲艾伦挥手再见,转身走出几米之后,还在妄想在这个时候艾伦冲过来从后面抱住自己。


带着哭腔大喊:“利威尔先生,我想要在你的手下发光!”


望着夕阳,真是热血的场面。


利威尔一个人走回家的路上,反复这么想着。


 


一周后,利威尔宁死不换、付出了高昂修理费的古董手机上,收到了艾伦的邮件。


 


Fin.


 


#Extra


 


01.


 


“喂,艾伦,我的备注能不能不要总是‘STK先生’。”


收工之后,利威尔递给艾伦毛巾和水,很不满意地提出这一点。


艾伦喝了几口,很认真地说道:“当时备注就没想再改,反正我都是叫你利威尔先生,这个备注没什么太大影响吧?”


“哦,是吗?”利威尔冷笑着挑眉,拿出古董手机迅速地按动起来。


艾伦有了不好的预感,“利威尔先生,你在干什么?”


“稍微让我们的关系更近一步。”


利威尔表情平淡地把艾伦的备注改成了“裸身围裙”。


艾伦:“……”


 


02.


 


“说起来,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接受。”吃饭的时候,利威尔忽然提起了这个话题,“根据我的观察,你不像会接受这么招摇的工作。”


艾伦吃饭的动作慢了下来,“我……需要钱。”


利威尔一愣,“家里的事情?”


艾伦默认。


“等这次的写真拍完。”利威尔慎重地思考起来,“要不要做我们公司的签约模特?钱会来得很快,也比其他工作轻松很多。”


“我、我吗?”艾伦很惊讶,绿眼睛中闪动着不安,“我没什么经验……”


“别把自己想的过于平凡,我说过,你是光。”利威尔弹了一下艾伦的额头,“可以考虑一下,签进来做我的专属模特。”


艾伦揉着脑门,头发有些乱,他有些不好意思:“那个,谢谢你,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盯着少年毛茸茸的脑袋,他笑起来,“这种时候看你,果然还是个可爱的小鬼。”


 


03.


 


艾伦到拍摄地点的时候,气喘吁吁。


“被追了吗,大模特?”利威尔翘着腿坐在椅子上挑选下一次的拍摄地点,“赶紧去换衣服,你迟到五分钟了。”


“非常抱歉。”艾伦冲着在场的工作人员深深鞠了一躬,立马到后面的试衣间换衣服。


出来之后造型师帮艾伦做头发,化妆师在旁边替艾伦简单地上妆。


利威尔凑在一旁看,眼睛都亮了,“就算是成熟的造型也很适合你啊,艾伦……这一次不用像从前那样天然或者是一味地笑了,把自己想象成成熟的男人,散发雄性荷尔蒙迷倒其他家伙吧。”


“以前明明是利威尔先生叫我普通地拍摄和笑就好了。”一切准备工作就绪,艾伦转身站在利威尔面前,笑的十分自然,“怎么样?”


利威尔点点头,“不愧是模特界的新星,被称为‘明明很想抱入怀中却又想被他紧紧拥住’的男人。”


“那个奇妙的称号就不要提了吧,利威尔先生?”


“那就说别的好了。”利威尔递给艾伦一罐巧克力豆,“二十岁生日快乐,小鬼。”


艾伦愣愣接过巧克力豆,含了一颗,“酒芯巧克力吗……很好吃,谢谢你,利威尔先生。”


 


04.


 


利威尔回家的时候,艾伦正把晚饭准备好。


两个男人因为工作关系经常会照顾彼此的起居,利威尔大方地把家里钥匙给了艾伦,自那之后艾伦便经常会过来帮忙做家务。


“埃尔文那家伙一定是老糊涂了。”利威尔怒冲冲地找出了他们公司的宣传册,翻到有埃尔文照片的那一页重重地扔到地板上,“竟然用那么庸俗的企划!”


“怎么了,利威尔先生?”艾伦穿着深灰色的围裙,他很少见到这么生气的利威尔,“埃尔文先生让你接什么企划?”


利威尔坐在沙发上环抱双臂,脚不安分地在宣传册上碾来碾去。


“是公司二十周年纪念的写真集,要二十年所有尚在公司籍的模特一人拍一版照片。每一年的模特都有不同的主题,你们这一年进公司的主题是‘身体’。”


艾伦给利威尔倒了一杯水,“意思就是……有大尺度出演?”


“嗯,只允许挡住下面一点。”利威尔的视线不客气地落在艾伦的双腿中间。


艾伦抓起一个抱枕挡在关键部位,他不好意思的时候脸会泛红,此时此刻也是如此,声音都没什么底气。


“如果是公司要求的话,我会尽力配合……不过能不能只拍背面?正面的话,我还是……”


“没想到你这么有职业操守。”利威尔用很赞叹的语气说道,一边看着艾伦一边捧出了一套叠的整齐的白底红草莓图案的围裙,“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穿上这个拍……”


艾伦把抱枕狠狠砸在了利威尔脸上。


 


05.


 


“利威尔先生,我有话跟你说。”


“怎么了,艾伦?”利威尔一转身,艾伦就扑进了自己怀中。


已经成长成青年的艾伦,身体一如当年那样炙热。只不过比起少年时的触感,现在要更加令人能够意识到怀中的是个男人这样的事实。


艾伦在利威尔的胸口蹭了蹭,抬起头,用越发精致好看的绿眼睛盯着他:“在利威尔先生身边这么多年,我觉得……我已经离不开利威尔先生了。”


“艾伦……”利威尔伸手抚摸艾伦的脸,“只要你在我身边,什么都够了。”


“利威尔先生……”艾伦的声音软下来,他开始解自己的衣服,“今天是利威尔先生的生日,我只能……把自己送给你……”


利威尔的喉结动了动,手顺势向下滑。


 


06.


 


“利威尔先生,你又在做什么奇怪的妄想?”


利威尔从妄想中猛然惊醒,面前的艾伦表情很是无奈,却也是习以为常的感觉。


“只不过是被你感动了。”利威尔看着眼前的礼品盒,“你竟然会送我生日礼物。”


“毕竟这么多年受了你很多照顾。”艾伦抿唇笑笑,“还不打开吗?”


利威尔挑眉,扯开礼品盒上的丝带,打开,里面是一个打火机。


“明明知道我不抽烟,不过很好看。”利威尔拿起打火机看起来,忽然在背面发现了一行小字。


抬头看了艾伦一眼,利威尔笑,“原来在这里动了心思?我看看……‘致我最爱的STK先生’。”


利威尔打了一下火,用手摩挲那行刻字,“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没忘这个称呼?该不会手机上你也还没……”


笑容和声音戛然而止。


利威尔以一副惊讶稍显痴呆的表情看着面前一直在笑的艾伦。


 


致我最爱的STK先生。


 


End.



评论

热度(73)

  1. 万家灯火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2. 燕子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3. 想找个帅哥,一定要帅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4. Lan、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5. D0n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6. ic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7. 清灵歌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8. 飘影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9. 水聿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夜与咖啡